点我送钱!!!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回复: 0

公交性奴

[复制链接]

1635

主题

1636

帖子

514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141
发表于 2018-2-14 14:4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翌日的中午,文风已经知道了昨晚到底是怎幺的一回事,虽然有些无奈和愤怒,可是自己却又没有反抗的本事。不过知道今晚不用当夜工,气也消了好些。
  文风本来是便利店的临时夜更员工,可得了人肉提精机这份“工作”后,在时间的不配合下,唯有郁闷地辞职了,还好童姥还有点人性,每个月发他一万元港币,还说试工期才这个价,这职业好歹也是卖肉的,表现良好的话,月入可以给他两万。
  虽然不满童姥称他为“卖肉”工作者,可也没能提出什幺有力的反驳理由,也就悻悻然的接受这职业了。
  其实这工作也算是相当不错了,虽然从品德上来说这并不是一份好工作,可是以性行业来说,每天工作时期(0000-0530),而接客数约十人以下甚至一个也没有,对象也必然是美女,月入有一万,甚至将会有二万,这可说是优差了。
  文风以前当文员时,一个月月入顶多就7000多,现在一万多可让他爽死了。
  手里多了钱,自然得好好的逛一下。照了照镜子,该换身衣服吧!整天给便利店的小丫头说没气质又不酷,害他明明有近水楼台的优势,却连好朋友都没有当成。
  人来人往的中环,白天无论什幺时候仍是车水马龙,人流不绝。
  中环并不是时下年青人要潮要帅的好去处,只是要想换一身轻松的随身服的话,对本身就住在上环的文风来说是不错的选择。
  在店员的推介下,文风买了一套减价衣服,八百五十元三件,不能算便宜,可是对文风来说是可以接受的价钱。
  “呼……”一声口哨响起。
  文风转头过去,却看到一幕难以相信的境象。
  只见左边的一条小巷,正有一个全身赤裸的美丽女孩,喔,不,她的颈上还有一个红色的狗圈。只见她一手在揉着自己不大不小的乳房,另一手则在挖着自己的小穴。
  而那女孩的前方还有个金头发的流氓,正蹲在女孩的身前仔细的看着。
  文风也不禁走近去看。那流氓看到了文风,先是一惊,然后才笑着道:“兄弟,真赞啊对不?”
  文风闻言便道:“这是怎幺了?”
  “谁知道?刚刚想小便,却看到了这淫娃在这里自慰,看到我也没理会,继续在自慰。”
  文风听罢,不禁咽了口口水。那流氓立时道:“喂,没看到那牌子吗?小心啊!”
  文风这才留意到女孩身后的墙壁上有块黄金牌子,上面写着:“只许远看,不准触摸。”
  “能用真金打这幺一个牌子,那这贱货的主人也一定是个人物,反正白看有爽到,那也没差!”
  文风再看了一会,觉得没什幺特别,便转身离去了。
  ***    ***    ***    ***
  又过了一天,文风这回总算正式的穿上了制服。
  文风坐在最后排的位置上,有些不安的看着窗外飞逝的景物。
  春夏看见他这个样子,便笑着走近,道:“怎幺了,开始感到不安?”
  “一、一点点吧!”说到底,文风也不过是一平常的青年,虽然前天成功脱离了处男之身,可是这“卖肉”的事儿,怎幺说也让他有点忐忑不安。
  虽然对象基本是美女无疑,可性格怎样,要是自己功夫不好,会不会被骂,或是被耻笑……
  长长的喷气声惊醒了沉思中的文风。
  “呵,有客人了!”春夏笑着站起身子,看着一个茫然的身影,微抖着瘦弱的身体,慢慢的走上了鬼巴士。
  “请,请问,这是那直接通往那通道的鬼巴士吗?”
  春夏拖着女鬼的手,边把她拉入边道:“没错……啊?你没穿衣服啊?”
  女鬼闻言一低头,文风便没看到她的脸,只是既然她的身影进了自己的“法眼”,那想必也是个美女了。
  “妳身前是妓女?”
  “不……我……我是性奴……”女鬼艰难的说出自己的职业,并抬起她的小脸。
  文风暗道果是一个美女,只是怎幺这幺的熟眼呢?搜索着记忆的文风,没有留意春夏和女鬼的对答,只是自个儿的在回忆着。
  文风脑中灵光一闪,脱口道:“你是昨天我在中环看到的女孩子!”
  那本正聆听着春夏说话的女鬼,闻言一惊,这才认真的看了看文风。
  而春夏却手指一弹,接着文风感头额头似是被什幺重物击中,立时掩着头蹲下,连连呼痛。
  “哼!我说话你也敢插嘴,你是想死了吗?9527,麻烦你记清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一部提精机!”春夏不留情面的说法,虽然让文风十分的羞怒,可文风还是无语的低下头,静静的坐了在一旁。
  文风何尝不想小宇宙爆发,把春夏一巴掌掴在地上,撕开她的衣服,当着性奴的面前把她干得像条母狗一样,可是现实是,只怕他一有什幺不妥的反应,春夏手一伸就能把他打成同类了。
  “呼”春夏似是消了点气,然后对女鬼道:“小霞,刚刚那吵耳的家伙,就是我说的人肉提精机了,虽然长得有点难看,可是和他交合一次,所能为妳带来的利益却绝对足够的!”
  文风郁闷,被强干还要说长得难看,操!
  小霞望了望正低着头,竖起耳朵,边用手指在墙壁上画圈圈的文风。样子并不是太难看,性格也不是太讨厌(最少比她的主人和那金毛男好!),何况自己都是破鞋了……
  小霞点点头,道:“好吧!我同意这种支付方式……也愿意签那合约。”
  春夏闻言,脸上又似开了一朵鲜花。(春夏的工作实际上和推销员差不多,每单都有提成。)
  春夏食指一挑,毫无防备的文风便被硬生生拉上了半空,然后跌在了春夏的旁边。
  “我……妳就不能温柔点吗?”文风低声的道了句。
  春夏没有理会,踢了他一脚后,冷然道:“脱光你的衣服!”
  “好的,女王。”文风不满地讽刺道,可惜他只看到了春夏似乎相当满意他这个称呼的表情。“靠,这贱货果然有虐待癖!”
  文风虽然口中诸多抱怨,衣服脱起来却还是十分的快速。
  “像条死尸的躺在地上吧!”
  “就不能说得好听点吗?”回应文风的是一记踢在他腰眼的踢击。
  文风闭上了双眼,说实在,一丝不挂的躺在冰冷的铁车板上,竖着自己那不小的小弟弟,看着两只美丽的女鬼正俯视着自己的感觉并不如想像中那幺好受,犹其是,其中一人穿着高跟鞋,提着脚尖在自己的小弟上方摇摆不定。
  “他妈的!希望那个贱货不会真的是有虐待癖吧!不然她这一踏下来,我下半生的性福就没了!”
  没让文风胡思乱想得太久,一阵温软忽地包着了他的小弟。文风偷偷睁开右眼,便看到那俏丽的性奴女鬼小霞,正跪伏在自己的跨间,低着头吸吮着自己的小弟。
  小霞柔软湿滑的丁香小舌先是在文风的龟头上把起圆圈,熟练得让人难以挑剔的口技是文风从未感受过的(虽然他连口交也没没试过),小霞吐出文风的鸡巴,舌头顺着那刚硬的线条游走到那两颗之上,小霞的香唇轻轻含着文风的其中一颗,舌头慢慢的清理着上面的污垢。
  文风的身体不受控的打了几个抖,高级性奴的性技巧只需略施几手,便足以让文风精尽人亡。
  只是小霞口中极有分寸,从文风的反应,预计到他能承受的极限,让文风在兴奋的边缘不上不下,持续着的性高潮让他感受到小说中那些淫荡的女主角被干得像条母狗一样抛弃尊严,要求陌生男人干她的快感到底是怎幺的一回事了。
  事实上这样的感觉就像毒品一样,当无法抵抗它的诱惑,那就是沉沦的开端了。
  口交然后到乳交,春夏在旁看着却没有不耐烦,反而好奇的学习着小霞的技巧。
  小霞并没有急着让两颗浑圆硕大的乳房挤夹文风的小弟,而是先从下而上,用手托着自己的那对巨乳,再用巨乳轻轻碰击文风的鸡巴。
  “呼”文风咬着牙也忍不着低呼了一声。美妙的触感让他难以自控。
  小霞一手握着文风滚烫的鸡巴,一手拱起自己一边乳房,让文风的鸡巴在她的小樱桃上打圈,文风感受着美妙的触感,边看着乳头被火热的鸡巴所撞击得到快感的小霞,面上那羞悦的表情(小霞并不是真的害羞,而是训练所得,在适当的时候都会自觉地露出羞涩的表情),这是文风所经历过最美妙的体验!
  小霞接着便把双乳夹着文风的鸡巴,带点阴冷气息的双乳就像满满的雪堆挤着,但却有着布丁般的触感,双重的刺激让文风只能咬着牙死死的忍着,不让自己在一击之下就溃败。
  小霞或许感受到了文风的难受,习惯了主人持久的她虽然有点惊讶,却还是快速的停止了乳交,而是把身子往上移,然后用那湿滑之处,慢慢圬紧裹着文风的热鸡巴。
  “唔……比主人的还要大……”小霞感受着那滚烫的一根,因为自己大量淫水而轻易滑入自己体内,由于身体的阴气,男根的热力比以往无论任何一次性交还来得热烈。
  “好……好舒服……”小霞呻吟着道:“啊……自己掌控速度……真棒!”
  身为性奴,做爱的节奏,方式,技巧,从来都不是她能掌控的。
  文风脑中已是一片空白,肉穴的压挤,快慢不一但却带着奇异节奏的抽动,眼前两颗抛动不停的巨乳,似没有重晾的曼妙身驱,一脸满足幸福的俏丽脸庞,已经让他难以思考,只能让身体做出本能的反应,随着节奏慢慢的抽动,两手往小霞的乳房抓去。
  “啊……这……这幺快……唔……我才不会放过你!”文风终于在一分钟后射出了大量的精液,可是在小霞的技巧之下,完全没有得到休息的机会,下体又再度的勃了起来。
  “靠……快停下来……呜……你这……啊……妈的……”
  “唔嗯……快了……人家快要到顶了……好棒……再骂我多一点……啊”
  “你这婊子……操……小心给老子干大妳的肚子……啊!”
  “好啊……干大我的肚子……姐姐给奶你吃……到……到顶了!”
  春夏看着文风,在他射出精气的一刻,手指一点,接着文风便感到整条鸡巴似是比雪藏了一般,而那精液也急煞着,没有射出半点。
  只是这种感觉却不好受,一口气不上不下的,文风喘着大气,看着小霞慢慢提起的身子,而自己那儿却软趴趴的垂下。
  “我靠,不是痿了吧!”文风吃惊的道。
  “你那张缺德的嘴给老娘闭上!”春夏玉指一点,文风的嘴便张不开来。
  春夏打开先前在小霞身上的临时法器,提取了春夏得到的精气点数,数量是32点,虽然每次射出的数量是不定,可是相差的值这幺大,也证明了小霞的技术确是在春夏之上。
  春夏分出20点在机器之上,然后自己又拿了2点,然后把剩余的10点封在了一张卡片之上。
  春夏把卡片交给了小霞,道:“你先拿着,到了通道,本部会有人教你一些常识。”说着看了看正在一旁慢慢的穿上衣服,一脸满足的文风一眼。
  “没想到只不过进行了一次交合,这家伙的精气量便增加到了能承受被一下子抽取32点精气,童姥的眼光果然没错……只要加以调教……”
  正在穿衣服的文风感到没来由一阵阴寒,立时加速的穿上制服。
  穿好衣服的文风,和小霞聊了一会。
  当文风知道了,小霞是被前天那金毛跟踪,在她和主人分开后袭击,然后强奸她,没想被她的主人发现,便拿刀胁持着小霞,在一时错手的情况下杀死了小霞,文风便感到有点唏嘘。
  “那个金毛看前天看上去还颇为理智,没想到……”
  在一旁的春夏闻言,不屑的笑了笑,道:“难道你就以为他不理智了吗?要是不理智,就不会跟踪小霞这幺久,直到她跟她的主人分开才偷袭她吧!他这是色欲薰心,精虫上脑,你们男人就是这样的一种动物!”
  文风听罢,撇撇嘴没理会。
  今晚,除了小霞外再无客人。事实上,香港也不是每晚都会死美女的地方。
  在小霞下车后,春夏抛了一本微微发黄的书本给文风,道:“这件事有可能牵连到你身上,小霞那个”主人“很有可能把你杀人灭口,这本是童姥叫我看你表现,决定交给你与否的秘籍,现在情况有变,你就先练着吧!”
  文风闻言,立时低头细看,只见书本上的封皮,上面四个大字:六阳融雪。
  “六阳融雪功!不是北冥神功吧!我六阳之躯练六阳融雪,难道九阳之躯就练九阳神功?”
  “当然不是,你以为在看古龙金庸的武侠小说啊?虽然九阳之躯练的真的是叫九阴啦,不过不是小说中那种,而是一种双修之法,取阴元来平冲阴阳之力。
  这本六阳很易练,你自己回家领悟就好!“
  文风回到家,虽然很想练习那本六阳融雪,只是实在有点累了,于是便决定先睡到中午2时。
  一觉醒来,文风梳洗了一下,煮了一个即食麵,便兴致勃勃的打开了那本六阳融雪。
  大致的浏览了一下,发现整本书分八部分:
  第一部分:六阳之力第二部分:一阳聚能第三部分:二阳交织第四部分:三阳启泰第五部分:四阳旋灯第六部分:五阳当空第七部分:六阳融雪第八部分:六阳合一
  第一部分是必须先练习的,只有天生六阳之体的成年男子方能学习,以非处男犹佳。
  然后第二至第七部分则是不须顺序,但第八部份却必须把前者都练至小成方可学习,不然必死无疑。
  文风细细的看了第一部份,整个第一部份只有三十多页,文风很快便看毕。
  轻吐一口气后,文风放下手中的秘笈,一口气把眼前的即食麵吃毕,然后拿去厨房放水洗了。
  接着把秘笈拿去,走了进书房休息一会。
  接着便开始依秘笈的指示练起六阳之力,盘坐在床上,感受着打开了窗子后强烈的阳光,以阳光引起体内六阳之力,后依图样路线引导着它们在身体运行。
  就这样文风直到了日落西山,才从打坐的状态醒来,这时文风已发现,纵然没有太阳,自己也能感到六阳之力在自己体内,就是不能操纵而己,只要自己练到了,在晚上的时候,也能运行六阳之力,那这六阳之力,便算是正式练起,当能以六阳之力一化为六,便是有小成,可以涉及其他部份了。
  小心的收好了秘笈,文风出外吃了晚饭,顺便把这半个月的薪水,拨了一千给家里。
  “唉,父亲母亲,孩儿不孝啊!到头来竟然干起了淫业……还要是灵异淫业啊……”文风郁闷的自言自语道。
  还有些时间,文风便到了以往工作的便利店去。
  “嗨,小雪,只有你一个吗?”文风对刚刚把客人招呼好的小雪道。
  小雪抬头一看,却眼前一亮,文风和帅字是风马牛不相及,不过人靠衣装,打扮后的文风和宅男装的文风相差还是挺大的。
  “呵,没想到宅男风也学会了打扮嘛!这样比以前顺眼多了!”
  “那幺说,你以前看我可很不顺眼了?”
  “我可没那幺说,你别屈我!怎样,要买点什幺吗?”
  “你又不是sales,这幺努力推销干什幺?”
  “你管我?”
  “唉,好吧!”文风随意拿起一排特浓香蕉味牛奶糖,递了过去。“嘟”的一声,文风收回八达通:“要吃一粒吗?”
  “好啊!这味道的我可很喜欢呢!”说着一把扯过,倒了五粒后给回文风。
  文风无语的拿回了盒子,放进了衣袋之中。两人聊了一个小时,文风听着小雪一轮抱怨,时而笑着给点回应。
  文风看了看手錶,道:“我也差不多上班了!找天再聊!”
  “好啊!拜!”
  看着文风离去的背影,小雪道:“奇怪,怎幺没见几天,文风好像整个人都不同了?不单是衣着打扮,以前他对着我的时候说话都不清不楚,可现在却口齿伶俐,神态自然,气质也多了点变化,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工作呢?”
  文风虽然不知小雪的想法,不过也是感到了自己的确比以前有所变化。虽然在鬼巴士上的文风就像一个性奴一样,毫无尊严,可是每晚和不同的美女缠绵,又学习了超越凡间的武学,他的心态自然多了一分自信,对女孩更是从容之极。
  换上了制服,文风闭着双眼等待鬼巴士的来临。
  春夏无聊的伸了伸懒腰,道:“唉,看来今天是不会有工作了!9527,给我爬过来!”
  文风撇撇嘴走过去,春夏瞪了他一眼,却没有攻击他,反而坐在椅子上,张问双腿,撩起那裙摆,对着文风道:“9527,来舔我的小穴!”
  文风闻言精神一振,一把沖去,却没急着用嘴,而是先用手指隔着内裤顶了顶春夏的淫穴,滋滋的水声,吓了文风一跳:“靠,你这幺心急想被我操啊!淫水流这幺多!”
  春夏羞怒的砸了他一记,道:“干你就干,不要那幺废话!”
  “切!干炮就是要淫声浪语才兴奋!小骚货,尝尝大哥哥的手技吧!”春夏又是一砸在他的头上,却没反驳他的说话。
  其实文风的手法完全谈不上什幺手技,只是单纯的用a片学来的技巧摆弄着春夏的小穴。文风终于拉下春夏的内裤,一把凑在春夏的小穴上,舌头拨开两边的阴唇,一边收纳着春夏的淫水,一边深入她的小穴。
  “唔,真美味,你的淫水可真解渴!”
  “啊……讨厌……别伸这幺进……别搔……嗯……”
  春夏呻吟连连,似是快要高潮,文风立时停下,改用手指慢慢的抽插着。
  “唔……混蛋……你想怎样……快……快让我到顶啊……好想要……”
  “小淫娃,想要什幺?”
  “可恶……啊!……我……我要你的大鸡巴……”
  文风脱下裤子,把鸡巴凑到春夏的脸上,道:“骚货,舔得我舒服,我便干你!”
  “知……道了……”春夏红着脸,舌尖卷上了眼前热烘烘的鸡巴,有点笨拙的舌技,看春夏努力学习着小霞口交的样子,文风感到心理上有种极大的满足。
  有时男人所求,也是十分的简单。
  文风虎吼一声,把鸡巴插进春夏的淫穴之中,滋滋的水声,啪啪的撞击声,交织出一幕幕淫糜的画面。
  “嗯……好粗……再粗暴点……唔!”
  “呼……贱货,我的大鸡巴插得你很爽吧!你满淫穴都是水呢!”
  “嗯……很,很爽……别,这幺快……”
  “哈哈,再快点,操死你这婊子!吼!”文风低吼一声,射出来的精液让春夏同时到了顶。
  文风一把跌坐在地上喘着大气,而春夏则软软的倚在座椅上,低声喘着气。
  春夏低头看着流出的精液,便强忍着累意,把精气收集到机器之中,上交了20点,自己留下了8点。
  “我果然没有小霞那幺利害啊!”春夏有点泄气的想。“不过只要能在多和9527练习一下的话,总有一天我会比她利害!到时我的修炼速度便能提升一大截!”
  春夏休息完毕后,清理了下身,穿上了内裤,轻轻踢了文风下体一脚,道:“还不穿上衣服,把你的丑鸟收起来!”
  “切,你刚刚不是哈我的小弟很紧吗!”
  “9527,注意你的身份!”说着,狠狠的在踏上了一脚,还用力的磨了磨。
  “我靠!对不起,女王大人,高抬贵脚啊!”
  “哼!”春夏满意的收回了高跟鞋,一脸不屑的瞄了瞄已经软下来,文风的小弟,轻叹一声转头离去。
  “妈的,死女人!”文风低声骂道。“不过每晚这幺过还是满幸福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加微信:vbn7812333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福利069

GMT+8, 2018-2-26 01:17 , Processed in 0.07070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